11/20 2020

马斯切拉诺退役了他才是阿根廷真正的队长无私的队魂

  继上周出身博卡、曾在皇马效力的加戈挂靴之后,曾是河床旗帜、在巴萨达到生涯最高峰的马斯切拉诺,在16日阿甲刚刚复摆之际,同样选择急流勇退。

  比起生涯22次受伤的前者,更健康、运动寿命更长的“小马哥”突生退意,着实出人意料。

  然而,在第三个本命年选择归隐山林,17年足球生涯之于马斯切拉诺,已然功德圆满。世界杯和美洲杯的连番决赛失意,固然是一代阿根廷精英之殇,但在俱乐部达成全满贯,也算失之东篱,收之桑榆。

  去年12月8日,提前结束与中超河北华夏幸福合同的马斯切拉诺,回归阿甲的抉择本不令人意外,然而,张开双臂迎回游子的,不是“小马哥”的母队河床,而是前国脚、绰号“巫师”的贝隆担任主席的拉普拉塔大学生队。

  阔别阿甲13载,马斯切拉诺和大学生的“黄昏恋”,有着初恋般美妙的开始:回归首秀,首发的小马哥后场送出精妙长传,助攻雷特吉扳平比分。

  难道一段曾在贝隆、里克尔梅、特维斯等人身上发生的“第二春”,似乎也要在马上36岁的马斯切拉诺身上复刻?

  进入本赛季,情况更加糟糕,受困于疯狂蔓延的疫情,阿甲停摆7个月之久,直到10月30日才重燃战火。

  时间最现实也最残酷,马斯切拉诺也在百无聊赖中磨掉了对足球仅存的依恋。今年8月,“小马哥”接受《每日体育报》专访时,首次谈到了退役:

  “我的确曾认真考虑过退役,但现在我还举棋不定,如果今年3月份他们告诉我要停摆5个月,或许我会做出决定。我不想‘扼杀’继续踢球的想法。我喜欢早起训练的感觉。”

  “我今天将从足球圈中退役,这是我最后一场比赛。我一直在考虑退役,我认为自己的生涯已经到了100%,达到了我的极限。一段时间以来,我发现比赛对我而言很难了。正确的做法,就是在今天结束职业生涯。”

  曾在国家队和俱乐部多次共事的老友特维斯诧异不已:“在阿根廷,坚持从事足球行业需要勇气,成千上百的人来来往往,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走到最后,这也是阿根廷社会的缩影。但他理应得到更好的退役方式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匆匆告别。”

  诚然,此前已经考取了教练证书,开办了一所占地12公顷的足球学校的马斯切拉诺,似乎早就为这一天留足了后路,但去年还豪言“有生之年要在克洛普麾下效力”的他,如果不是对眼下境况格外失意,又何必走得如此错愕?

  生涯有着23个冠军头衔的“小马哥”,荣誉簿远比寻常球员来得丰满厚实,更何况,他不但保持着147场的阿根廷队史出勤纪录,更是潘帕斯雄鹰两夺奥运金牌的第一人和唯一一人。

  无论阿根廷帅位上是贝尔萨、佩克尔曼、巴西莱、巴蒂斯塔、萨韦利亚、马蒂诺还是桑保利,马斯切拉诺都雷打不动——2008年11月,在球迷山呼海啸声中上任的马拉多纳,就职演说总结起来就一句话:“阿根廷队是马斯切拉诺和其他10个人”。

  沉默的马斯切拉诺从来都不怒自威,正如梅西所言:“只要马斯切拉诺一生气,周围就没人敢跟他说话。”而对对手而言,马斯切拉诺最真实的威胁,在于他永不放弃的勇气,和格外精准的铲断。

  2014年世界杯半决赛,比赛尾声时罗本觅得准单刀机会,一路飞奔的“飞侠”已经准备完成绝杀,然而,此时从斜刺里搏命起脚、将荷兰人脚下皮球铲走的,是身体已经拉伸到极限的马斯切拉诺。

  并不以速度见长的“小马哥”,舍命追上了“罗老汉”的飞毛腿,而为完成铲球,小马哥付出了肛门撕裂的代价……

  此时的“小马哥”,已经把袖标交给了梅西,但他在更衣室里的号召力,从未有丝毫动摇。1/4决赛前,“小马哥”在更衣室里的演讲至今仍是经典:

  “四强的比赛我们从1990年的意大利踢到了现在的巴西,整整24年了。为了我,为了国家队以前的球员,为了你们自己,今天必须要迈过这道坎,大家拼了!”

  而在2018年的俄罗斯,阵容头重脚轻的潘帕斯雄鹰,仍离不开老元戎的护航。

  小组赛末战尼日利亚的生死战时,禁区内犯规送点的马斯切拉诺,几乎要面临全世界的嘲弄和诘责,双膝跪地向裁判求情、随后又拼到眉骨撞破,但马斯切拉诺血流满面仍稍作处理、带伤作战,并在罗霍绝杀后与梅西紧紧相拥,泪洒球场……

  对于为阿根廷队出场147次、一生见惯起落沉浮的“小马哥”而言,他曾6次与冠军失之交臂(世界杯决赛1次、美洲杯决赛4次、联合会杯决赛1次),这次注定辱多于荣的征程,足见“小马哥”对蓝白的执念。

  如果梅西是巴萨和阿根廷“特别的一个”,那同样把生涯最高光留给了这两支球队的“小马哥”,既是“沉默的一个”,更是“无私的一个”。

  比起身披蓝白间条衫鞠躬尽瘁的14年,马斯切拉诺17年俱乐部生涯,高峰迭起之余,从来不走寻常路——坎特之前,真正能覆盖整个球场的后腰,有且仅有马斯切拉诺一个。

  在巴萨,马斯切拉诺起初安然接受了布斯克茨替补的身份,随后又在最黄金的年华屈就中卫多年。身披巴萨战袍取得19项冠军头衔、达成全满贯同时,梅西最忠实的战友,仅在加泰罗尼亚留下了1个点球破门,比在国家队的进球还少2个。

  当年华老去后,“小马哥”也没有选择赖在诺坎普养老,而是来中国和在华夏幸福和老友拉维奇会合。

  “小马哥”放弃了巴萨200万欧元的忠诚奖金,没有带任何家人来到中国,训练中最早到场、时常在跑步机上加练的他,却未能让球队如愿跻身亚冠。

  即便曾被“小马哥”决绝离队伤害过的利物浦,也早已选择了与故人和解——从未和马斯切拉诺共事,也未敌对的克洛普,罕见地在最近提及了前者的名字:

  “亨德森、维纳尔杜姆、米尔纳或者罗伯逊,他们都可以踢中卫。马斯切拉诺在后卫的位置上做的很好,我相信他们也都不比马斯切拉诺差。”

  然而,马斯切拉诺只有一个——在阿根廷队和巴萨最风光的日子里,固然有梅西领舞,但托底的恰是以“小马哥”为首的蓝领们。

  如今,巴萨和阿根廷队,最缺的不但是专职后腰,更是马斯切拉诺的无私、担当和奉献。

  而伴随着伊瓜因、萨瓦莱塔退出国家队,马斯切拉诺、拉维奇和加戈正式退役,逐渐步入生涯暮年的2008奥运一代,只剩下梅西、迪马利亚、阿圭罗和罗梅罗仍身披蓝白战袍。

添加新评论 »